换锦

点开谢谢↓
阴阳师咸鱼玩家,混凹凸,杂食。
所有ssr碎片换玉藻前!!!!

魔王雷

胡乱写设定系列

金第一次见到雷狮的时候,对方突兀的出现在他画的歪歪斜斜的召唤阵里,衣着破破烂烂,大半个身子沐浴着血,双臂无力垂下,指尖处覆着细密的黑鳞。
金视线上移,看到的是一张邪气的脸孔。虽然他深紫色的长发被血打湿,胡乱的沾在脸上,但召唤阵莹蓝色的光照在他的脸上时,却是该死的勾人。
雷狮双眉紧皱,眸子半张,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勾了勾唇道了句原来是小鬼吗,轻轻柔柔的语气,然而泄出的煞气吓得金差点腿软。
金下意识认定这是个不好相处的家伙,但还是好心的把对方带回家照顾了。
熟了之后他立马改变了想法——这家伙根本就是个色情狂吧混蛋?!

衣着
雷狮平时上身赤裸,下半身穿着黑色紧身牛仔裤,小腿处的布料被粗暴地撕裂,手臂有玄色的重铠。比起穿鞋更喜欢赤脚行走,因为在人界总是披着黑色的披风(披风上有银色的刺绣,而且也送给了金一件,自称是情侣装),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不喜欢穿上衣和鞋子(因为看不到)。喜欢带头巾胜过盔甲和王冠,但总是被角扎破,后来就随意扎脑门上了,因为是魔王的缘故也没人敢有异议。
身份/形象
雷狮,深渊恶魔的统领者(简称魔王),此生最大的敌人是天使长安迷修。
一头深紫色,到腰际的半长发,有点乱糟糟的,所以平时就松松垮垮扎个辫子垂在胸前。
眼睛半闭,似乎充满笑意,全睁开会发现是偏玫红的浅紫色,瞳孔是深黑色的,。
艳红色薄唇,经常笑,尤其喜欢冷笑,喜欢勾右边的嘴角,声音该死的性感。
头上有一对角(魔族象征之一),深红色,向前弯曲,覆盖着一层细微的鳞片,可以收起来,但是因为麻烦,平时只是施术让普通人看不见。
看起来很瘦,但其实很重,因为是精瘦。有一层薄薄的肌肉,意外的很有力气,爆发力很强。
身高186厘米,体重72千克,腿又长又直。手指纤长,骨节分明,因为是魔族的缘故,指甲(趾甲)天生是纯黑色的(魔族象征之一)。
脖颈很细瘦,喉结很明显,因为脖颈是弱点的缘故所以带着围巾,但不排斥金的触碰。
脾气很差,只有在面对金才有足够的耐心,要是遇上安迷修就一点就爆。有很多不能被触及的点,而金是唯一的逆鳞。
脊椎处有一列青紫色的鳞片,反着金属色的光。蝴蝶骨处生有一对肉翼(魔族象征之一),黑色的羽毛,翅根处是敏感点。尾椎处生有一条有力的尾巴(魔族象征之一),覆盖着青紫色的细鳞,可自如收回,桃心尖的,也能感受到快感,被爱人摸后会有神秘的感觉(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一般都是收着的,和金做爱时才会放出来挑逗金)。
战斗时脸上会冒出鳞片,指尖也会长出一层黑鳞,明明可以靠法力偏偏喜欢肉搏。
唯一一把武器是外形像镰刀的黑暗圣器,雷狮取名为雷神之锤,因为适合放出雷电系的法术,而它又很趁手,所以一般不离身(放在空间戒指里)。
空间戒指带在左手中指上,雷狮下了很强的精神烙印,雷狮拥有的是一副对戒,每只戒指一生只认一位主人,遇到金后把另一只给了金。
理论上魔是不死的,但每个魔都会有唯一一个致命的弱点,雷狮的弱点本来在脖颈上,但现在是金。

吻别

瑞金
我会等你,从黑暗中救赎我。

格瑞抬起金的下巴,俯身想吻下去,却又顿住了。

暮光下,格瑞的身形从指尖开始,一寸寸化做了碎屑。从崖底吹来的上升气流席卷着它们,纷纷扬扬地划过天际,掠过金的发尾,最后湮灭在空气中。

金失焦的灰蓝色双眸茫然的向前望着,顺着格瑞捏他下巴的最后一份力道,他顺从的抬起了脸,扯出一个极为乖顺的笑容。待到鼻端再也嗅不到格瑞身上的淡香,取而代之的是浓厚的令人作呕的铁锈味时,他终于瘫软在地上,怀抱着莹绿色的长刀撕心裂肺的哭喊。

安金
别哭了,身为王子,怎么能动不动就流泪呢。

安迷修最后一次单膝跪在金身前,执起金的右手,在手背上轻轻落下一吻。金滚烫的泪水落在他的发间,毫无停留地砸向地面,把地上的血迹晕成淡红色。

他抬手想抚摸金的脸颊,双腿却酸软得无力支撑他起身。金主动俯下身体,闭着眼睛吻在他的唇上。

安迷修轻笑一声。

“安迷修……”金的嗓音嘶哑,而回应他的,只有双剑落地的“哐当”两声。

这个欧气满满的小萌新5

双主线
对,又是我的脑洞
人物ooc是惯例,就不提了
各种奇怪的地方请指出
我想看凹凸漫画
将近一个月没打斗鸡了,昨晚上二段,打算就这样了hh

8
金快要急哭了。
他感觉双脚踩在了沥青上,越努力挣扎,越动不了。
四周都是黑暗,唯一能看到的,就是有两架飞艇向他这个方向加速坠落。一架擦着他的肩膀坠毁在他身后的不远处炸成烟花,带来的强大气流掀起他的衣服下摆直直盖住了脸,一些细小的零件崩到他的背上带来灼热的痛感。
当衣服下去后另一架离他也就几米的距离了。
奇怪的是,就在他以为自己也要炸成烟花的时候,不知那里涌出一股力量迫使他抬起手臂做出防御的姿态,他身体里的灵力明明连一个言咒都支撑不了,此刻却奇迹般地为他笼罩了一个金色的结界。
“轰——”
飞艇撞在了他的结界上,从前部开始一点点分崩离析。在剧烈的摩擦下,飞艇的外壳燃起了火花。在飞溅的碎片间,赫然露出一张年轻的脸,左眼下三枚小小的痣深深刺痛了金的大脑。
他低下头压抑地闷哼一声,再抬头时,只剩点点荧光飘散在半空中。

“金!”
活泼的机械声打破了四周的寂静,裁判球发着白光的圆滚滚的身体“啪叽”一下掉进了金的怀里。
随着它的出现,黑暗被驱散,就像开灯一样,漫天繁星闪烁,照的整个世界亮如白昼。
金试着抬了一下手指才发现自己可以动了,于是活动了一下酸软的手脚。说实话,他刚才一直紧绷着身体。
他向四周打量了一下,并非他想象中的荒芜。
零零星星的低矮平房四处分布着,路灯散发出暖黄色的光,一切看起来是那么温馨。
至少表面上是的。

“欢迎进入主线,金!”裁判球唤出一块光屏。
[剧情任务:离开登格鲁星,踏上寻找姐姐的路]
[完成奖励:记忆碎片X1]
(金的剧情和其他玩家的剧情都不同,掉落物品和完成奖励也完全不一样,御魂就当是式神自带的,觉醒的话是看契机)
(式神碎片无法交易,传记解锁后就可以脱离式神录存在,十枚记忆碎片换取一段记忆)
(关于好友与寮友在五级开放,也就是说要走两段剧情)
(日常任务是没有的,悬赏随机刷新,所以攒勾玉也要看作死,但是大活动时一定会有与勾玉有关的奖励)
(世界通用货币为积分,积分和勾玉兑换比例1:10,游戏与外界时间比例100:1,勾玉可兑换为积分)

“是金啊!”大叔和蔼地摸摸金的头,“金也要出去历练了吗?”
“啊哈哈对啊!”金尴尬一笑。
这游戏的仿真度也太高了,游戏NPC恍若真人,而且他对这些人有些熟悉的过分,让他毛骨悚然。
他看了背景资料,他的身份是一个叫“金”的男孩(和他自己同名),因为姐姐不告而别而踏上了寻找姐姐的旅程。这份资料含糊其词,让金本能的不信。

绝对没有这么简单!
金握紧了拳头,眼睛里冒出星星来。
我一定要把真相找出来!

大叔很快就为金办理了手续,金走进那架小型飞艇,听着系统提示音响起,甚至不相信这么快就完成了第一个任务。
飞艇和现世中的十分相似,金熟捻地在控制系统中输入指令,操纵杆向后一拉,飞艇就离开了地面。

大叔站在远处冲金挥手,眼角晶莹的泪珠被金良好的视力捕捉到。

为什么大叔要哭?
金不解,虽然呆了几日,但他自认和这里的NPC没有混到那么熟的地步。

直到飞艇升上半空,这个疑惑才得以被解开。
登格鲁星。
这个矿业星球星球在神的旨意下承担着沉重的苦役和赋税。
无数被压弯了脊背的人行走在肮脏的道路上,几个监察官扬起带着倒刺的鞭子狠狠甩在他们身上,带起丝丝皮肉。
金不忍的闭上了眼,联想到自己这几日看到的温馨一面,心里对不认识的无名大叔满溢着感激。
“谢谢你,大叔!!!”

一个很可爱的想法

圣空星和雷王星曾经联姻过,那个时候嘉德罗斯还在营养液里泡着,结果因为雷王星新生的是皇子雷狮,就作废了。
雷狮小时候有一次跟着父亲圣空星做客时遇到了刚“出生”嘉德罗斯。那时候嘉德罗斯才小小的一只,很轻,很捣蛋,雷狮也大不了多少,但装成一副很成熟的样子。嘉德罗斯对雷狮蛮有好感的硬要坐在雷狮肩膀上拽都拽不下来,雷狮也喜欢小小一只的嘉德罗斯,就驼着他玩了一天(那个时候雷狮身边还没有卡米尔。
后来圣空星因为某种原因和雷王星决裂了,雷狮再也没有见到过嘉德罗斯。
当他参加凹凸大赛的时候,突然想起来小时候的事,对嘉德罗斯还蛮好奇,然后就天天在嘉德罗斯身边晃悠,一来二去,俩人又都熟悉了。
最后雷狮赢得了凹凸大赛(据说是嘉德罗斯有放水,他来到圣空星,恍惚又看到了自己和嘉德罗斯在玩闹。
画面一转,他看到自己肩膀上坐着130斤嘉德罗斯,压的他喘不过气来,他就笑嘉德罗斯重得像头猪一样,嘉德罗斯扯着他的头巾气鼓鼓的。
然后嘉德罗斯就跳下来不见了。
最后神使雷狮自己一个人,背景是圣空星的断壁残垣,坐在残存的王位上,孤单的喝着啤酒。

这个欧气满满的小萌新4

脑洞太大了,忍不住一回家就写点东西
先打个防御针
我是只会写很平很俗的文字的透明
依旧我流,ooc
其实真不会写金宝那种开朗阳光的性格
因为我本人比较安静嘛,而且要中考了我还浪啊浪游戏不搞学习能有什么好东西写出来嘛
然后今天我写了好多啊
emmm都是段子形式我自己都看不过瘾
然后就是琐碎的打怪升级啦
凹凸众的设定就是都喜欢金宝啦我就喜欢傻白甜走向
然后,设定我想了蛮久哒
7
可公开的情报

金不是上届大赛中的胜者,而是唯一一个牺牲者,他反抗了创世神至高无上的规则,以生命的代价换来了大赛的结束。
不过赛后秋和黑洞用特殊的方法把金带到了蓝星。

我流all金不解释,圈地自萌。

所有被金抽取的式神都拥有真正的记忆。

私设是抽卡抽出ssr后全频道会放号主的一部分信息(头像,名称,等级和ssr数目(好像说是为了让非酋吸欧特意设置的(真是恶意满满啊)。
顺带说一下,里面所有的玩家形象都是以真容上调20%到下调20%示人的,也就是说除了初始阴阳师角色设定是相同的其他全不相同。
有特殊剧情和语音的触发,不支持发颜文字,所以裁判球只能举小牌子。
部分设定照搬阴阳师,不知道要不要授权,算不算抄袭QAQ…

然后是凯莉和紫堂具体的技能设定,传记觉醒和御魂还是…算了

凯佬(金手指超大!!)——
凯莉(觉醒前后)
攻击A→A
生命A→S
防御B→B
速度A→S
暴击S→S

游戏结束
消耗:0鬼火
这场无聊的友情游戏,我受够了!
凯莉操控月刃攻击一名敌人,造成凯莉攻击105%的伤害。
Lv.2技能伤害额外+5%
Lv.3技能伤害额外+5%
Lv.4技能伤害额外+5%
Lv.5技能伤害额外+5%
珍宝
消耗:0鬼火
老骨头:凯莉小姐是宇宙的珍宝,没有人可以伤害她!
自身被攻击时,老骨头有40%的概率吞吃掉所有伤害,并产生一个凯莉自身生命5%的护盾,护盾存在一回合,可驱散。
觉醒解锁,无法升级。
怒火
消耗:3鬼火
你敢伤害魔女庇佑的奴仆!活的不耐烦了吧!
凯莉操控四枚星镖攻击全体敌人,每枚星镖造成凯莉攻击70%的伤害。
Lv.2技能伤害额外+5%
Lv.3技能伤害额外+5%
Lv.4技能伤害额外+5%
Lv.5技能伤害额外+10%
[特殊彩蛋]当金与凯莉同时出场时,金的生命每降低30%,凯莉自动释放一次[怒火]/当金与凯莉和安莉洁同时出场时,凯莉的星月刃会冒出火焰[妒火],同时凯莉的所有攻击被动增幅10%。

紫糖糖——
紫堂幻(觉醒前后)
攻击B→A
生命S→S
防御A→A
速度A→A
暴击A→A

羡慕
消耗:0鬼火
真希望我也能变得和金一样厉害!
紫堂幻鼓起勇气,对敌人击出一拳,造成自身攻击90%的伤害。
Lv.2技能伤害额外+5%
Lv.3技能伤害额外+5%
Lv.4技能伤害额外+5%
Lv.5技能伤害额外+10%
召唤,小斯巴达
消耗:2鬼火
出来吧,我的伙伴!
紫堂幻召唤出1只小斯巴达,小斯巴达生命为紫堂的30%,攻击为紫堂的50%。小斯巴达在紫堂幻行动后立即行动一次,存在时间为两回合。小斯巴达可以与斯巴达(r卡)同时存在。
Lv.2小斯巴达数增加为2
Lv.3小斯巴达数增加为3,并有30%的概率合体为大斯巴达。大斯巴达的生命为紫堂幻的35%,攻击为紫堂幻的70%
Lv.4大斯巴达攻击时有5%的概率敌人增加1个debuff Lv.5大斯巴达存在时有10%的几率为紫堂幻抵挡50%的伤害,同时紫堂幻的普攻可以为大斯巴达回复攻击20%的生命
负面化
消耗:3鬼火
我不甘心!我想变强!
紫堂幻动用禁忌的力量,直接召唤大斯巴达攻击全体敌人,造成两段伤害,每段伤害为紫堂幻攻击的75%,两回合内紫堂幻攻击提升30%,对ssr造成额外5%的伤害。 该技能冷却三回合。
Lv.2大斯巴达攻击增加为紫堂幻的80%
Lv.3大斯巴达攻击增加为紫堂幻的85%
Lv.4大斯巴达攻击增加为紫堂幻的90%
Lv.5冷却回合减少为两回合 该技能为觉醒技能。
[特殊彩蛋]金阵亡后紫堂可以无消耗释放一次[负面化]。

这个欧气满满的小萌新3

脑洞突然来了想写完
圈地自萌
不知道写文要不要授权www
然后紫糖糖是sr
嗯,和阴阳师一样颜色分等级
设定的融合好麻烦,感觉在凑字数,没错就是在凑字数
然后得的地不分的我

6
震惊,1级萌新竟…

纵然裁判球百般劝说,紫堂就是不肯进入式神录。他揪着自己的衣角倔强地跟在金背后,有些紧张和激动,面部因过度用力有些狰狞,却在金望过来的时候调整到最好的状态,柔和的笑笑。

“对了,我是金!”金挠挠后脑勺,笑了一下,“交换了名字,我们就是朋友了!你可以一直在外面待着的,对吧?”
金转头问裁判球。
“呃…没错。”(•́ω•̀ ٥)
裁判球有气无力地举着牌子,好吧,它又一次妥协了。

“虽然这样,但是新手教学还是要进行的,”裁判球气鼓鼓的掏出一张黑色的符咒,“喏,这是一张勾玉符咒,勾玉是什么以后再说。我准备了朱砂,您可以试试,也许能召唤到强大的伙伴也说不定。”

“这样啊!谢谢你了!”金揉了揉裁判球的脑袋,温暖的触感差点让它以为自己的CPU烧着了。

“急急如律令!好了,前来吧,我的伙伴!”金的中二病犯了,他中规中矩地画了个五角星却配了段不伦不类的台词,让紫堂幻忍俊不禁。
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性子。

“是谁这么大胆召唤出本小姐呢?哼哼哼~”
金色的光柱拔地而起,庞大而繁复的召唤阵中,一道粉色的身影若影若现,少女清脆甜美的声音在金耳边轻轻回荡着。

电子音突兀响起。
『阴阳师金通过神秘力量,召唤出ssr式神凯莉,真是羡煞旁人』

公屏安静了会,突然炸了一下。
“1级就召唤出凯佬啊真欧”
“啊啊啊我也想要凯佬”
“让我这个三十级了还没有ssr的人情何以堪”
“大,大佬鼠.jpg ”
“突然燃起了抽卡的欲望”
“自信画符.jpg ”
“精致R卡.jpg ”
“一首凉凉送给自己”

当然这些金是不会知道的,因为他等级过低还没能开放聊天功能呢。

而此刻的金正围着凯莉团团转。
“哇,你真漂亮!”
“你是ssr诶!很厉害啊!”
“诶,你叫凯莉吗,我是金!从今以后一起努力吧!”
凯莉操纵着星月刃向后腾了腾,看似有点不习惯别人的接近。
这位被众阴阳师戏称为大魔王的凯莉此刻抿紧了嘴唇,左手转着未开封的草莓味的棒棒糖,对弱小的金一脸不屑的样子。然而只有星月刃才知道凯莉隐藏在背后的右手攥得有多用力,生生把它扣出了四个指印。

紫堂见到凯莉后淡淡的叫了一声凯莉,但眼里的欣喜是掩盖不住的。

我们的小队又重逢了,真好。

关于裁判球?
它已经开心到要短路了!
虽然心里怀着对凯莉的一种不知名的惧怕,但这也不能阻止它的自豪。
哈哈金一发入魂了,终于可以在同行面前炫耀了!
这么想着的它忽视了紫堂和凯莉之间是否有些特殊关系。

这个欧气满满的小萌新2

依旧我流
马上就要上学了我却毫无睡意甚至肝了5
想要红心蓝手和评论,我能原地升天的,真的!!
好吧( •̥́ ˍ •̀ू )
我觉得不可能的啦[人物这么ooc剧情还炒鸡俗来着]
要不当搞笑文好了

5
抽抽抽

“接下来试试这个!”裁判球从自带的系统空间里翻出一张神秘的符咒递给了金。
“金,你可以叫它蓝符,至于小斯巴达,诺,这就是了。”
裁判球从金怀里接过小斯巴达,一阵光华变化,转眼只剩下一枚小小的红色勾玉躺在裁判球的爪心。
“那小斯巴达在哪里呢?”
金任由裁判球把勾玉串在自己手腕上,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“小斯巴达在式神录里,好了,漂亮吧。”
裁判球立马就意会了,耐心地解释着,有那么一瞬间,金觉得这种相处模式很熟悉,似乎他和这个小裁判球认识了很多年一样。

对了,这只裁判球的编号是jin-07。

画符是用手指蘸着特殊的灵墨画的,因为一般的笔都承受不了墨的灵力。

金还是照例画箭头,紫色的通灵阵明明灭灭,一位紫发少年半跪在金面前,缓缓抬起头来。
一副过大的圆框眼镜挡住了大部分脸庞,只露出一双温柔的,被活力和死寂交织着充斥的碧色眸子。

“真的是你…我是说,就是您召唤了我吗?我是紫堂幻。”紫堂幻似哭似笑地执起金的手,金试图抽了抽,没抽出来。
“那么从今以后,我们就一起努力吧!”金反握住紫堂幻的手,他没打算把『凹凸世界』当成真的游戏。他觉得既然选择了,就要全力以赴才对!

这个欧气满满的小萌新1

断句成谜的我流
私设以后补上,大概是all金
有段时间不玩yys了设定不怎么熟了
人物描写向来ooc

1
[不知道怎么开头]

“金?”走出考场后,你伸手在金的眼前晃了晃,唤回了他的思绪。

“怎么了?”金扬起一抹微笑,一如既往的干净纯澈。你突然有点后悔这个决定,但你还是选择了真相,而后把终端递到他的面前。

“金,高考结束了放松一下吧~”你亲昵地揽住金的肩膀,“那个公司最新出的全息游戏,试试?”
终端半透明的投影屏上四个大字-凹凸世界。
金是个游戏迷。
在那个公司推出了全网络第一款全息游戏之后,全网沸腾了,金也迅速成为了该公司的死忠粉。

你有十成的把握金不会拒绝。

果然,当晚金就买了游戏仓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舒舒服服的躺了进去。

2
[不知道怎么开头]

『系统加载中…10%…30%…90%…加载完毕』

『您好,被选中者』

『欢迎来到凹凸世界』

『请问您的名字是』

灰色的迷雾阻隔了一切视野。
金眼前出现一块浮空的面板,古朴风的羊皮纸界面上有一条黑线,系统贴心的具现化出一只笔供他书写。
写什么呢?
金提起笔,他写了个“矢量箭头”,没想到被人占用了,他陆陆续续取了一些“矢量缠绕”、“矢量疾走”这样的名字,结果无一不被占用,无奈之下只好写了真名“金”,这会居然成功创建了。

『欢迎进入这场充满梦想和疯狂的游戏』

3
[不知道怎么开头]

“您好,金!”
软萌软萌的声音传来,金环顾四周,却什么也没发现。
“向下看啦哼唧!”o(´^`)o
金低头,果然找到了声音的来源。
一只,小小的球?

这只小机械球举着一块牌子,上面画着一个巨大的生气颜文字。
金扑哧一笑。
“对不起啦!”金蹲下来把它抱在怀里,也方便他听它的介绍。

“咳咳,我是裁判球,你的引导式神。”
裁判球郑重其事地咳了咳。

“首先,请您调整自己的基本数据,所有数值均可在+20%到-20%之间调动,不过您也可以选择不调整…喂听我说话呀!”
金发现抱起裁判球后视野一片明朗,忍不住扭头多看了几眼。
唔,那个是,神社?
“啪!”裁判球不知从哪掏出一把纸扇,一下敲在金的头上。
“呜呜啊啊啊抱歉!”虽然没有什么杀伤力,金还是配合的捂着头大叫了一声,成功把裁判球顺毛了。

“呐呐,把这身衣服穿好了,从今天开始,我要把你培养成一个最厉害的阴阳师!”
裁判球握紧小爪,激动的说道。
“是!”
金的眼里也燃起了熊熊火焰。

然而。
你们歪楼了知道伐?!
说好的调数值呢?

4
教学进行中

金被裁判球领进了神社。

“凹凸世界有着残酷的生存法则,作为一个阴阳师,要在这里活下去,你必须有一个强大的式神!”
裁判球坐在金的臂弯,义正言辞的说。
金穿着蓝色的鹤羽狩衣,神情肃穆。

“接下来我们去抽符吧!”*٩(๑´∀`๑)ง*
裁判球突然变化了语气,两只短小的手臂举着画有颜文字的小牌子晃来晃去,很是可爱。

“符咒就是用来召唤您的式神的媒介,一共有四种符咒,破碎的符咒,神秘的符咒,勾玉符咒和现实符咒。”
“召唤出来的式神也有等级之分,其中最次的是n和呱,其上是r,再上是sr,最强的是ssr。”
“破碎的符咒只能召唤出n,呱和r,其他的三种符咒则可以召唤出r,sr和ssr,召唤出的概率分别为……”
“至于有哪些式神我们待会儿再说,我们先学怎么画符吧!”
“像这样画个五角星,啊也可以画点其他的什么。”
“您来试试吧!”

裁判球激动的介绍着各种符咒的作用,星星眼望着金。
游戏初始送一张破碎的符咒,一张神秘符咒和一张勾玉符咒,如果金一发入魂,那岂不是可以在同行里大长面子了?
金看着裁判球期待的眼神,也不免热血沸腾了起来。
“来吧!顺应我的召唤而来!出来吧!”
金大气的在破碎的符咒上画了个箭头,画成后,符咒自发地飘向空中,金脚下形成一个通灵阵,几只红蝶飞过后,一只小斯巴达出现在金的怀里。

“是一只r!”金把小斯巴达举起来转了圈,兴奋的说。
“嘿!这叫什么?在破碎的符咒里抽出r!欧吧?我的运气是不是很好!”金问裁判球。
“事实上,这是初始式神设定,”裁判球扯着爪爪,转眼间金的眼神便黯淡下去。
“不不不您还是很欧的!”裁判球连忙摇爪。

“没错,要相信自己!”
金握着拳头元气满满的说道。
裁判球吁了一小口气,它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不想看到少年失望的神色。

我打开了奇怪的开关,想写点东西。